Hits: 5

今天在教會的年曆裡被稱為棕樹節,即記念耶穌基督於受難前五日的主日騎著驢駒進耶路撒冷,受到百姓們以如迎接君王的戰爭得勝凱旋回國般的歡呼迎接祂進耶路撒冷。即如太21:8-9所記:『眾人多半把衣服鋪在路上;還有人砍下樹枝來鋪在路上。前行後隨的眾人喊,說:和散那(原有求救的意思,在此是稱頌的話)歸於大衛的子孫!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這是何等壯觀令人振奮的場面。請問若當時你是耶穌的話,或是牽著那驢駒的門徒,你會反應表現如何?照一般的想法,耶穌基督應該是很高興而揮揮手向群眾回禮表示謝意!可是路19:41所記:「耶穌快到耶路撒冷,看見城,就為他哀哭」,耶穌基督不是非高興反倒是為耶路撒冷哀哭。為什麼?要回答此問題,則必先看為何以色列人會以如此儀式來迎接耶穌基督?為什麼會高喊:『和散那(原有求救的意思,在此是稱頌的話)歸於大衛的子孫!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和散那又是何意?聖經有略為說明:〔原有求救的意思,在此是稱頌的話〕求救的意思即於詩118:25『耶和華啊,求你拯救!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亨通!』但發展到撒迦利亞的時候因蒙救有了盼望,而演變為稱頌的意思。「亞 9:9 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

歷史告訴我們,以色列人自以斯拉與尼希米時代回國之後,雖在宗教上能有了敬拜的自由空間,可是沒有自己的實際的國家與政權,還是一直在波斯,希臘與羅馬的統治之下。因而極度盼望期待有一天能有一位能帶領他們脫離這些帝國的統治並建立如大衛時代的富強國度。以致緊抓住舊約所有關係到彌賽亞的應許啟示。

因為看到耶穌三年多以來所行的一切超然的神蹟奇事;這時又看到耶穌騎著驢駒來到耶路撒冷,馬上聯想到「亞 9:9 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就立即有人過來迎接並引用了詩11825一面歡呼,一面求救,加上當時正是猶預備守逾越節的時候,耶路撒冷開始擠滿從各地來守節的人(曾經達到一兩百萬人,最少十倍原有的居民)。聽見 有騎驢駒的君王來臨,也就都過來看同時也跟著呼求歡呼。這也顯示出他們對彌賽亞的渴求。

可惜的是他們知道也相信有彌賽亞將來臨,但卻沒好好的查考聖經,而是人云亦云的態度,並用自己的想法來定下了彌賽亞的模式,以供應滿足自己的需要。前面已提過當時他們的背景,以致所盼望的是一位政治性,社會性,經濟性及軍事性的彌賽亞。以便能帶領他們推翻羅馬帝國之殖民主義,建立富強的國家,並且可以統治世界。

他們忘記基督是誰?既以歡迎君王的方式迎接,但卻忽略了王有至上的決定將要進行的事項!同時又稱奉主的名來的。意即主所差來的當聽誰的命令?意即奪取的「君王的主權」,及侵犯「上主的權柄」!這是何等可怕的罪行!

同時聖經更明明已清楚說明這是「和平之君」,更是一位「受苦的僕人」(以賽亞書共有四首「僕人之歌」,53章1-6節是其中一段。這四首「僕人之歌」描述上帝的僕人(也就是彌賽亞耶穌)的服事、受苦和得勝,分別是在以賽亞書42章1-9節、49章1-13節、50章4-11節,以及52章13節至53章12節。)耶穌基督知祂不能隨從他們的欲望滿足他們錯誤的彌賽亞觀。也已一而再的告訴他們:於路 24:7 預言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裏,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

可是他們還大膽的說他們願承擔釘耶穌基督的罪,(當彼拉多洗手表示與之無關)Mat 27:25  眾人都回答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為此他們也將負起殺害上帝兒子的罪,耶路撒冷與其中的居民將遭受歷史中最淒慘毀滅。這事於主後70年應驗發生了。並且以色列也徹底的滅亡且被驅散到世界各地達一千多年的時間(公元70-1948年)。難怪耶穌基督會為他們哀哭。

這也是這世代的寫真與警告!是今日普世有不少的人也是如此的高喊和撒那,讚美呼救的聲音。忽略了耶穌基督是獨一唯一的救主。可是也因這世代的政治,經濟的競爭,科技的猛飛,生活的壓力與緊張(尤其今天之新冠病毒19)。今日人也深知需要救主彌賽亞,可是與以色列人一樣,憑自己的需要與想法觀念而將基督定了一個符合自己欲望的基督。更糟糕地是多少所謂「神僕」也為了迎合世人的基督觀,也傳播經濟性,神奇性…的基督。導致看起來好像當時擁擠在耶路撒冷城門前的群眾。可是他們所要的基督是誰呢?後果將如何?